• 杜越:企业反倾销之战一触即发
  • 作者:    日期:2017-06-20

杜  越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所律师

 

不畏强国,认清本质

 

12月11日本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满15周年,中国应在今天自动取得市场经济地位,但是美国、欧盟和日本都表示异议,认为中国国家主导的经济中存在严重不平衡,比如在钢铁和铝等产业中广泛存在的产能过剩,国有企业过多。并表示将继续采用“另外”的办法来计算倾销幅度。

 

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全球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涉案损失每年高达数百亿美元。加之中国企业难以在“替代国”问题上胜诉,导致针对中国的贸易救济措施愈演愈烈,给企业发展和经济增长都带来了明显的负面影响。

 

显然,反倾销中“替代国”的做法如期终止有利于改变这种情况。不过对不合理的贸易救济措施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市场经济地位”说到底其实是一种反倾销调查中的算法问题。即使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在对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也可以基于“特殊市场情况”等法律依据选择适用“替代国”价格;也可以修改相关国内立法以实施更严苛的贸易救济措施——如澳大利亚等国的做法。

 

积极应诉,方为上策

 

近年来,反倾销已成为许多国家主要的贸易保护工具。在欧盟,许多企业、行业团体甚至把反倾销滥用为商业竞争中的威慑手段,动辄起诉。但一旦发现情况不妙,便撤诉收兵。国际反倾销在很大程度上已变为一种贸易壁垒措施。

 

2016年12月12日,中国就美国、欧盟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先后提出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磋商请求,正式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对于反倾销反补贴,再也不是纸上谈兵。

 

反倾销作为国际贸易中的常用手段,只能直面无法回避。只要存在国际贸易,存在贸易保护主义,反倾销就会是无尽的任务。面对一浪接着一浪的反倾销浪潮,人们发现:中国在许多方面都需要反思。中国企业缺乏应诉意识和应对经验,是中国企业在反倾销诉讼存在的两大问题。

 

国内企业不愿应诉源于怕打官司怕败诉,规模小的不愿花高额律师费,规模大的企业负责人又怕承担责任。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弱者心态和法律素质上的缺陷,带来的后果非常严重,甚至会对整个国家经济利益造成重大损害。殊不知,积极应诉才是保住市场的惟一办法。而且同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美国、欧盟的法律环境相对较好,透明度也比较高,赢得公正裁决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令人欣喜的是,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有些企业也开始尝试拿起反倾销利剑。应诉反倾销,就像人熊赛跑,只要不跑在最后,就有生的希望。

 

而且,在国外被起诉并非是一件坏事,积极应诉反倾销很有可能是一次行业内重新洗牌的机会。根据我们律师的经验,虽然反倾销会点很多家企业的名,但他们总会象征性地放几家企业一马。如果企业应诉,并争取成为被抽查的企业,就有可能争取到单独更低的税率,从此发展成为业内老大也不是不可能;而不应诉的企业肯定会被课以重税,失去外国市场。

 

充分准备,讲究策略

 

企业如何应对反倾销官司?有如下建议:

 

1聘请有经验、负责任的律师。

很多内地企业也希望积极应诉,但是苦于当地缺乏专业律师,聘请国外律师手续繁杂、费用高昂,因此不得不放弃。其实,仔细筛选,还是有不少反倾销反补贴方面的专业律师的,有些国际业务团队的律师在国外都受过良好的训练,熟悉欧美法系和思考模式,积极向这些专业律师咨询,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2配合律师准备充足的证据材料。

实地复核(on-the-spot verification)是贸易救济调查应对工作的另一个重要环节,应诉企业应当在律师的指导下,全面、充分、认真地进行准备,接受复核。应该强调的是,实地复核是企业证明自己主张的好机会,企业也有机会在复核过程中针对初裁不当的问题进行解释和说明,顺利通过实地复核才有可能取得对企业有利的结果。在复核中,每个关键部门(财务、生产、销售等)都要有专人负责,每个部门对调查机构人员提出的任何问题以及提出这些问题的目的都要有透彻的理解,以便泰然应对。在复核之前,参加复核会议的人员必须明确分工,各负其责,对自己拿不准的问题或不属于自己负责的问题,不要轻易随口回答,以免使企业陷于被动局面。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反补贴实地复核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核实企业提供的数据和信息与中国政府在应诉中提供的数据和信息的一致性,因此,企业所提供的资料应力求准确,所提交的有关税收凭据等材料应与政府相关部门所持留存联保持一致。

 

3注意各项应诉时限。

反倾销、反补贴等贸易救济调查都有严格的时限要求,其中,企业通常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提交反倾销调查问卷的答卷。在此期间,企业需要提供大量的数据、证据等材料,还要将答卷翻译成调查机构的工作语言,时限要求比较紧张,因此,企业和律师要密切配合,分工协作,全面、准确和客观地提供材料,按时按质完成答卷工作,做好应诉工作的一个关键环节。如果答卷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可以申请延期,但要按照调查机构规定的申请期限提出延期申请。此外,有些国家的调查的时间较短,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反倾销调查,约为半年左右,因此,应诉企业有必要密切注意相关国家的调查时限。

 

4善于运用调查国复审程序和司法程序

在调查国对涉案出口产品采取贸易救济措施后,涉案企业还可以根据调查机构所在国的相关法律法规,通过期中复审(或称年度复审、行政复审或再调查等)、日落复审、新出口商复审等程序,争取取消反倾销、反补贴措施或者降低税率,从而获得较好的市场环境。此外,WTO 要求调查国对行政机构的贸易救济提供司法审查,发达国家均有较为完善的贸易救济司法审查机制,我国企业在美、欧均有在司法审查阶段胜诉的先例。如果企业发现调查机构的裁决存在法律上或程序上的错误,或有不公正的做法,则可在当地提起行政复议和/或司法诉讼,请求改变或撤销原裁决或决定。

 

化被为主,扭转乾坤

 

1在国内被倾销

外国商品以超级价格进口中国的情况也频频发生,不可避免地也会存在倾销的可能。中国的企业也可以在国内主动提出反倾销诉讼,提出的反倾销调查不仅能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而且对这些行业的扭亏脱困、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赢得了调整的时间,有利于公平、合理、有序贸易秩序的维护。

 

主动提起反倾销诉讼,也是企业立足于长远利益的考量。有些时候,当中国某一产业链中的上游企业提出反倾销申请时,这一产业链中的下游企业却反对。国外产品的低于正常价值的销售,误导了这些下游企业生产成本的确定。下游企业得到的仅仅是眼前的利益,其实国外企业获得了垄断地位后,就会按垄断价格出售产品。可以想象,垄断价格要远远高于产品的正常价值了。中国这些下游企业将不得不购买这些产品。短期利益的获得是以长期利益的损失为代价的。

 

我国的反倾销过程一般由商务部立案后在一年内完成调查,如初裁倾销行为成立,即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尽管在第一个阶段被诉企业不会被课以高额反倾销税,但仅反倾销立案调查就足以促使被调查产品价格上涨,而且在调查期间起诉国往往会采取保护性措施,给进口国企业带来不利影响。我国去年的统计表明,立案调查后,虽然被调查产品进口量仍在增长,但进口单价呈上升趋势。这也保证了国内企业的利润,避免单纯的价格战。

 

2在国外被歧视

国内的企业如果在国外遇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不能直接诉诸WTO,而只能把自己的情况反映给政府有关部门,然后由政府部门出面到WTO去申诉。企业一定要尽可能及时准确全面地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提供所有有价值的信息。政府有关部门也要加强对企业的信息沟通和引导工作,以最大限度的维护企业和国家的合法权益。尤其是要发挥各行各业组织的桥梁纽带作用,通过行业组织建立政府与企业的沟通与协作渠道。

 

WTO争端解决机制不是“民告官”而是“官告官”的场所。一定要有效发挥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作用,不仅要积极利用,更要善于利用。